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永久发布:bws9948.com

每天参与投票任务赚35G唷,请点下面投票连结, 请支持我一

请点我   投票给【鬼影】拜託!!


                (一)

  「苏各拉底、塞特……一册两册……三册……T?图士赛斯?你怎幺在这 ?
找T……」

  在埃及首都开罗的一家图书馆「圣石」的藏书室 ,一位年轻漂亮的女郎正
认真的站在高高的梯子上,整理着图书馆 的珍藏。她的名字叫做伊薇,是这座
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她喜欢沈浸在浩瀚神奇的曆史海洋中。她自诩,自己也算
是一位精通古埃及史的学者。但是,对于目前这份职业,显然她做得还不够。

  在以「S」打头的图书中,伊薇找到了一本「T」开头的图书,这可不是一
个好的图书管理员该犯的错误。「T」字头的藏书就在身后,可是懒惰的伊薇不
想爬下梯子,她向后仰着身体,胳膊尽量向后伸,希望能把图士赛斯的书塞到它
应该在的地方去。

  过度的后仰使她的重心失去了平衡,她的梯子一下子直立了起来。伊薇尖叫
着,企图重新掌握好自己的平衡。但很显然的,她不是一个好的杂技演员。随着
她的惊惶失措,梯子的摇摆越来越大,终于,她一下子扑倒在眼前的书架上。

  巨大的力量把书架撞倒,而倒下的书架又撞倒了前面的书架。就这样,整个
藏书室的书架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接一个倒下了,珍贵的藏书撒了一地。而
罪魁祸首,伊薇,则是站在中央,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事情发生。

  「发生了什幺?……喔……喔!」听到了连绵不断的巨大响动的图书馆馆长
从自己的办公室 出来,虽然他早就猜到一定又是伊薇惹了什幺祸,但他没有想
到,这次伊薇的壮举是如此的不同于前,现场也是空前的「壮观」,以至于他都
快要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极度震惊的馆长挥舞着双臂,但转瞬间便化成了愤怒,他径直朝伊薇走来,
嘴 怒吼道:「天哪,看看这 ……怎幺会是这样呢……给我青蛙、苍蝇、蝗虫,
什幺都可以!只要不是你!跟你比起来,瘟疫都要好的多!」

  伊薇自知理亏,对于馆长已近失去理智的愤怒,她不敢过多的去触忤。尽量
的,她采用一种平静的口气说道:「我很抱歉,这是个意外……」

  「不!」馆长断然打断了伊薇的话,「当兰捷克拆毁叙利亚的时候,那叫作
意外,而你,整个就是一颗巨大的灾星!看看我的图书馆吧!」馆长几乎要控制
不住自己的怒气了,唾沫碎沫随着愤怒从嘴 喷了出来,大多数飞溅在伊薇的脸
上,但是现在她可不敢露出什幺不满来触怒这头喷火的龙。

  发怒的馆长像突然间失去了力量,他带着几乎是悲伤的哭腔,一边拍着自己
的脑袋,一边说道:「安拉呀,我是靠着什幺忍受了她这幺长的时间呀?」

  「你忍受我这幺长的时间,是因爲我可以读写古埃及文,我还…我还会翻译
象形文字和圣文。我还是1600公 内唯一懂得怎样整理图书馆分类的人!」

  伊薇越说越感到愤怒,她感到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自己博学多才,聪明
伶俐兼年轻貌美,却因爲被认爲经验不足而不能进入大学 去做研究员,只得被
迫在这小小的图书馆 做着枯燥的图书管理员以赚取被要求的「足够的经验」,
自己任劳任怨,兢兢业业(至少她自己这幺认爲),可是却要不时受到馆长的斥
责,但她显然忘记了每周N次自己要给图书馆带来的灾难了。

  「忍受你的最大原因是因爲你的父母是我们馆最大的赞助人,这才是最主要
的原因!」馆长又一次的打断了伊薇,这些话让伊薇的愤怒像被扎破的皮球。馆
长气愤的继续说道:「也许你应该另找一份工作,比如说清扫金字塔,至少它不
会立刻被你拆掉!啊∼安拉原谅我啊!」

  「不!」伊薇连忙阻止他,这可是自己能找到的最后一份职业了。她连忙跪
在馆长面前,紧紧抱住馆长的腿,哀求他说:「求求你,我最敬爱的叔叔,是你
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你不能把我像赶一只可怜的小白鼠一样赶走啊!虽然我常常
犯错,可我保证,我一定会改正的,我会收拾好这 的,求你不要赶走我……」

  伊薇尽量让语气中充满了可怜和无助,同时,她的脸隔着衣服开始磨蹭着馆
长的老二,她知道这招很有效,以前好几次犯错误她就是用这招来化解危机的,
同时她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情。

  果然,馆长的老二开始膨胀起来,他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柔软了不少。伊薇知
道馆长的气开始消了,该是趁热打铁的时候了。她用娇媚的眼神 头看着馆长,
然后用牙齿咬开裤子上的纽扣,拉开了拉链,接着熟练的掏出馆长的大鸟开始套
弄起来。

  这样的效果的确不错,馆长的愤怒彻底消失了,他甚至很享受的发出哼声。
因爲年龄的原因,他的老二并没有年轻人那幺富有生机,但是由于平日的保养和
清洁,味道倒是不是太难闻,这让伊薇还不是太难过。她娇笑着吻了一下开始流
出透明液体的龟头,然后用舌头沿着肉棒舔了一遍,这个动作让老馆长打了一个
哆嗦,他很满意的拍了拍伊薇的脸蛋以示嘉许。

  受到鼓励的伊薇立刻还以一个讨好的微笑,她张开了嘴,一下子含住了馆长
的肉棒,将整只老二吞了进去,然后开始上下的活动着。

  受到更大刺激的馆长立刻发出了一声短暂的呼叫,他断断续续的对努力的伊
薇说:「你又是这样,想靠着这个蒙混过关……不过真不错……你嘴巴的功夫又
进步了,快要赶上当年你妈妈了……当初你母亲爲了让你在我这 工作,她可是
做了不少工作哟!啊……别用牙齿……这次我就再饶你一次,安拉呀,原谅我!
但是,不管……怎幺做……也不管……不管多少时间,一……一……定、要、把、
这、 、收拾……干净!」

  说到最后的时候,馆长已经来到了最后的边缘,猛然喷薄的精液差点噎住伊
薇。看来年纪大一点的人的确不太适合常做这些事情,尤其是对一个整日沈浸在
知识的海洋中的,脑袋有一些谢顶的老年学者来说。可对于伊薇,显然这才是游
戏刚刚开始,过早的结束勾起了她心中的焦虑,但现在——也只好草草收场了。

  馆长抚摸了伊薇的头几下:「伊薇,你做图书管理员真是可惜了!」然后他
提上裤子,转身满意的离开了藏书室,就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老家伙忽然回头对
她喊道:「记住,要恢複原样!」惹得坐在地上的伊薇气愤的拍打了一下地面。

  看来整个晚上就要全部淹没在这种无聊的工作 了,伊薇垂头丧气的开始捡
起地上的书籍,考虑起怎样才能快速的把它们放到它们该呆的地方去。忽然,从
展览室 传出了一阵阵轻微的响动来。

  这幺晚了,谁又会在那 呢?带着疑惑,伊薇拿起一只火把,悄悄的走进了
展览室。

  珍藏在展览室 的各种文物多是一些古代帝王的殉葬品,很多都带着一些阴
气森森的感觉,各种巨大的阴影在忽闪的火光中一抖一抖,并不时的变换着大小
和形状,伊薇的心也渐渐悬了起来。

  她一边走,一边小声地问道:「哈罗?是谁在那 ?阿柏杜?莫罕穆德?巴
柏?」

  整个大厅空蕩蕩的,没有回答。正当她以爲是老鼠或是自己的错觉的时候,
声音忽然从她的身后再次响起来。吓得她猛地一抖。

  伊薇回头看去,身后空蕩蕩的,什幺都没有,只有一只法老时期的彩棺静静
的呆在那。是老鼠吗?伊薇走过去想要检查一下。如果真是老鼠那可就麻烦了,
它们会咬坏 面珍贵的干尸的。但是,光线太暗了,从棺材口看去,只看到模模
糊糊一具干尸的影子。

  忽然,随着一声骇人的怪叫,本应该老老实实躺在棺材 的木乃伊干尸直直
的坐了起来。剎那间,犹如一张电网从头罩下,伊薇就觉得头皮上的头发一根根
直竖了起来。她吓得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哈哈哈……」就在她刚转身的时候,从棺材 传来了熟悉的笑声。这声音
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伊薇一转身,果然,从棺材 晃晃悠悠的坐起一个青年
来。他一边狂笑,一边把手搭在坐在一旁的干尸肩上,好像他们是多年的好友一
般。

  看见了这个人,伊薇的惊惧顿时化爲了满腔的怒火,她上前一把拉开那人搭
在干尸肩上的胳膊,赶紧的将那具干尸放回原位。一边收拾着,她一边对那个人
说:「快拿开你的手!难道你对死者没有一点尊敬吗?」

  「恰恰相反,有时我情愿加入他们。」那个青年用带着酒气的声音回答道,
「刚才你又做了什幺?好像你拆掉了藏书室。这下子馆长可要气疯了吧。让我猜
猜,你一定又用嘴巴让老头子爽了一次,对不对?」

  「闭嘴!在你毁掉我的事业之前赶紧加入他们!反正你是没有前途的,快出
来!」伊薇恨恨的对他喊道。

  「我最可爱的妹妹,现在正是我事业的高峰。」喝得醉醺醺的男子趁着伊薇
不注意,一下子将她拉进了棺材 。伊薇吓得尖叫连连,她狼狈的坐起身子,不
住的捶打着那个男子,无力的拳头不仅没有打痛他,还惹得他大笑不止。

  「高峰?强那森,我没空和你 杠。我刚刚把藏书室弄得一团糟,班柏治的
学者们又退回了我的申请,理由是我在这一行 经验不足……」说着说着,伊薇
难过的低下了头。

  被叫做强那森的男子,也就是伊薇的哥哥,此时也收起了调笑之心。虽然他
是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至少按他妹妹的标準是的,但他对于伊薇的爱却从未
减低过。强那森坐到伊薇跟前,他搂住伊薇,托起伊薇的下巴轻柔的说:「但你
至少还有我!不要灰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听着哥哥的安慰,伊薇的心情变得好些了,她眼睛渐渐迷离起来,随着强那
森的手 起了下巴,鲜红湿润的嘴唇半张着,準备迎接兄长的爱吻。

  伊薇的父母是着名的探险家,长年的探险生活造就了伊薇兄妹对曆史和文物
的非凡造诣,同时,也让长期缺乏父母之爱的两个小孩互相间非常依靠对方。时
间一长,兄妹二人便産生了不伦之情。伊薇的处女之身,早就在14岁时一个父
母不在的夜晚被她的哥哥半哄半骗给夺走了。多年来,兄妹二人相依爲命,彼此
早已熟悉了对方的身体了。

  强那森低头吻上了伊薇的嘴唇,他的手熟练的摸到伊薇胸前的扣子上依次解
开,然后伸进去,隔着文胸抓在了伊薇小巧而又饱满的乳房上。

  「不要……不要在棺材 ……」呼吸沈重的伊薇挣扎着躲避强那森的狂吻,
半推半就的扭动着身体。

  强那森很熟悉自己的淫蕩妹妹,当然他不会傻到就此住手。他的另一只手一
路南下,伸进了妹妹的裙子 。

  隔着内裤,他就已经摸到了湿湿的一块。他伸手撚了一丝黏液, 手伸到了
伊薇的眼前,同时咬住她的耳垂小声说道:「真的不要吗?可我看你的身体早就
在欢迎我了,这就是你淫蕩的证据!」说完,强那森把粘着淫液的手指塞进伊薇
的嘴 。受到奚落的伊薇不满的嘟哝了几声,但转而便高兴的含着哥哥的手指吸
吮起来。

  强那森的另一只手没有閑着,它三两下剥开伊薇身上的衣服,露出妹妹洁白
如酥的玉体。衣不遮体的伊薇衣物散乱,就像一只拨开的鲜笋。强那森抓住自己
的肉棒,轻车熟路般的抵在伊薇的秘处上,伊薇的那 早已汪洋一片了,强那森
没有费丝毫的力气,肉棒一下子滑了进去。

  「啊!」随着伊薇一声高亢的尖叫,她的身体不自主的开始前后扭动起来。
但她却仍假装矜持的对身后的强那森说着:「不,好哥哥,我最亲爱的哥哥……
别……馆长会听见的……」

  「是吗?除非你叫得和刚才你拆除藏书室时一样的响!」强那森哈哈大笑,
他两手抓住伊薇的乳房,不停揉搓着那两颗饱满的红葡萄,嘴 笑话着自己的妹
妹:「馆长刚才一定又被你狠狠吸了一顿吧!这次他是不是又没坚持到插进那
去?嘿嘿,可怜的老头子,我看他迟早要死在你的嘴 喔!」说完,他加快了抽
插的速度,小腹撞得伊薇的屁股啪啪直响。

  随着强那森的动作,伊薇开始疯狂的活动起来,她的嘴 发出明亮的叫声,
再也不考虑是否有人会听到,断断续续的叫喊着:「啊……坏哥哥……被你插碎
啦……馆长……馆长快来吧……抓住你这个乱伦自己妹妹的坏蛋……」

  强那森扭过伊薇的脖子狠狠的吻了她一下,同时卯足了气力使劲顶了伊薇几
下:「好啊,叫那个老家伙来吧,我会和他一起狠狠干你这个小蕩妇!怎幺样,
你哥哥的老二棒不棒?」

  无意识的呻吟从伊薇的嘴 发出来,她被强那森玩弄得已进入半疯狂的状态
了。她胡乱的摇晃着头,嘴 和着呻吟不成句的乱说着:「坏蛋…你的老二……
好棒……你的大屌……你的鸡巴……喔!我的上帝……」

  妹妹的髒话就像一剂高效的强精剂,强那森猛地哆嗦了几下,精液一股脑的
喷了出来,毫不留情的打在伊薇的花心上。受到刺激的伊薇随着一声持续不断的
尖叫,阴道像张小嘴一样狠狠嘬着强那森的肉棒,一紧一缩的榨干着它。

  ……

  随着高潮的逝去,两人无力的依偎在一起。强那森一边玩弄着伊薇的乳头,
先前高涨勃起的乳头此时已经变得温柔小巧,但强那森依然爱不释手。他小声的
对自己的妹妹说着:「小淫妇!也许有一天我也会死在你的手上!」

  听到强那森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伊薇生气的轻轻打了哥哥的嘴一下,嘴 赶
紧呸道:「呸呸!不许当着死人说这种话!我要和哥哥永远一起……不过,哥哥
你也该长点出息了,整天吊儿郎当的也不是办法啊!」

  「当然,我一直都在努力,在沿着老爸老妈的足迹走下去。你看,我又找到
一样好东西……」

  「拜托!你妹妹我是个有着光明未来的学者,不是什幺二手廉价珠宝贩子!
不要又是什幺不值钱的珠宝要我找馆长、去……卖……」

  随着强那森掏出自己的新发现,伊薇的眼开始直了,舌头像抹了胶一样变得
不灵活起来。她眯着眼睛,仔细的看着从强那森手 接过的东西。有着良好文物
家教,又在全埃及最好的博物馆工作的她一眼就看出,强那森这次捡到宝了。

  这个做工精緻的八角型金属盒绝对应该是属于至少三千年前的古物,而且,
与一般的几千年前的瓶瓶罐罐不同的是,这幺精巧的做工,一定应是出于名门之
物,那上面凸刻的魔法阵可以说明这应该还是服务于衆神的祭祀或僧侣的器物,
这个造型,这个大小,怎幺越看越像……

  「你从哪 找到它的?」

  本想炫耀一番的强那森看到妹妹专业的眼神,立刻变得乖顺起来。他满怀期
待的告诉伊薇,这是他从底比斯挖到的。「我一生从没找到过什幺东西,所以,
请告诉我我找到了好东西……」

  伊薇不理会强那森的唠叨,她仔细的摆弄着手 的盒子,果然,按照某个正
确的拿法,再配合着一个小动作,啪的一声。小盒子自动打开了。

  「强那森……」

  「是……」

  「我想你找到好东西了……」

  随着一张发黄的绢布被伊薇用颤抖的手从盒子 拿出,两个人同时变得目瞪
口呆和恍惚起来。

     ***    ***    ***    ***

  「以这个印玺,可以肯定这是塞提一世时期的东西!距今应有三千年了。」
伊薇骄傲的向仔细检查绢布的馆长宣称着。

  可是,馆长好像并不是很在意这个发现,绢布实际是张地图,馆长仔细的看
着,由于老眼昏花,他把地图仔细的拿在灯下看着。

  「两个问题:谁是塞提一世?他有钱吗?」强那森以近似白癡的专业口吻问
道。

  「塞提一世是第二个法老,他是所有法老中最有钱的一个!而那张地图,我
研究过了,看那圣文,就是——罕米纳!法老的坟墓!」

  「很好!」随着妹妹的回答,强那森兴奋的来回走着,仿佛,一座金子做的
山就在他的眼前。但马上,他的金山就变成了一团火焰,因爲,老迈的馆长一个
不小心,把地图点着了!

  「不!」兄妹二人同时大叫一声,一同扑上去抢夺那张燃烧的地图,并不惜
烫伤的危险把火扑灭。但是,地图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罕米纳的位置,已经烧掉
了。

  「罕米纳只是阿拉伯人用来逗游客的噱头,只有眼睛 全是钱的美国人才会
相信这个虚构的故事,并且,去寻找罕米纳的人没有成功过!醒醒吧,我们是学
者,不是寻宝客。」馆长很平静的说道。就好像刚才烧掉的,只是一张普通的手
绢。

  「可我研究过,罕米纳一定真的存在,可现在……」伊薇的声音带着哭腔。

  「大家都知道的!法老王下令把整个墓地埋进沙中,连同宝藏!但现在,它
们烧成了灰烬!」强那森愤怒的挥舞着拳头,想打人。

                (二)

  开罗监狱位于开罗的市郊,这 无疑是全埃及最阴暗恐怖的地方,关在这
的全都是些小偷、骗子和低级的暴徒等等,全是一些被社会遗忘的群体,也没有
人关心他们的死活。所以,有人说,进了开罗监狱,就像走进了冥神的乐园,免
费的坟墓。

  可是这一天,奥斯监狱来了两个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人物,那个男的看上
去有些猥琐,但至少还有点绅士风度;女的更是个充满学者气质的漂亮美女,引
得监狱 的狱卒和犯人们嘘声一片。

  他们正是强那森和伊薇兄妹。

  罕米纳的地图被烧毁了,眼前的帝王财富变成了一个漂亮的肥皂泡,这对于
这对兄妹简直是个巨大的打击,伊薇的情绪极度失落。

  强那森在考虑再三后,他告诉伊薇那个神奇的「盒子」是他在一个酒吧 ,
从一个刚认识的朋友身上得到的——当时那人喝得大醉,还是他付的钱。也就是
说,就是强那森从那人身上偷的。

  先前「从底比斯挖到」的说法让伊薇很诧异,这个家伙居然连自己的妹妹都
骗。

  怀着对宝藏执着的追求,两人抱着试试的想法找到了这个人,他现在被关进
了开罗监狱。他们花了一笔小钱才让监狱长同意他们见这个家伙一面的。当被问
起他犯了什幺罪时,从监狱长那 得到的答案是「他想找点乐子」。

  但他们来晚了,那个人马上就要被送去上绞架了。强那森费了好大周折,才
被允许在那人被绞死之前见上一面。

  强那森刚问他有关盒子的事,那人却二话不说,一拳把他打昏在地,然后对
着伊薇大喊:「我知道你们要问什幺。我去过那儿!除非你们把我弄出去……」
随后,蜂拥上来的狱卒七手八脚的把他送到了绞刑架上。眼见的,他就要被绞死
了。

  「我给你一百镑,请你放了这个人。」伊薇对监狱长说道。

  「一百镑?我甯愿看着他被绞死。」监狱长毫不在乎的说道。

  「三百镑!」伊薇继续开价。

  监狱长开始有些奇怪了起来。原先,他以爲这个漂亮的小美女只是因爲女人
天生的怜悯而希望能救那个猪猡一命,但是现在看来,事情好像没有这幺简单。

  「不行!」监狱长继续说道。其实,他是想看看还能不能再捞点好处。

  「五百镑!」

  有问题!监狱长疑惑的看着身边的伊薇。这头猪是她的情人还是她的亲属?
她很紧张,看来还能再从她身上敲一笔,这个漂亮妞……

  想到这,监狱长突然说道:「能不能再加点别的?……知道吗,我是个寂寞
的男人……」与此同时,一只手摸上了伊薇的膝盖。

  几乎是同时的,伊薇狠狠的打掉了监狱长的手。

  看到这一幕的犯人齐声哄笑起来,监狱长恼羞成怒,他一声令下,刽子手拉
下了绞架的开关,那个人一下子被挂在了半空中。

  「哈哈,他的脖子居然没有断!这下子我们可以看着他被勒死了。」监狱长
兴奋的对身旁的伊薇说着,看到伊薇脸上慌乱的神情让他兴奋不已,这是他对于
伊薇刚才拒绝的报複。

  但是,围观绞刑的犯人开始哄闹起来,因爲法典 有一条明文规定,绞刑中
如果犯人的脖子在第一时间没有被折断的话,就应该立刻被放生,因爲他是不被
冥神接收的人,是不应该被剥夺生命的。但是,一:在开罗监狱 ,监狱长才是
唯一的法典,二:监狱长误会了伊薇和那个人的关系,这个倒霉的家伙注定要成
爲一个牺牲品。

  眼见那人的挣扎越来越弱,伊薇实在忍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到手的希望又
要变成一个肥皂泡了,这次可是她亲自把她戳破的。伊薇一狠心,终于说出了实
话。

  「那个男人知道罕米纳的位置。」伊薇迅速的说。

  「你撒谎,这头肮髒的猪猡会知道罕米纳?」监狱长也听说过罕米纳传说,
但他不信伊薇的话,以爲伊薇只是爲了救那个人。

  「我发誓是真的!没有时间了,马上放了他,我给你……10%!」伊薇继
续说到,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

  监狱长长得可以说成……惨不忍睹,个矮,腰粗,一张滑稽的脸,很有喜剧
效果。但是他无疑是个精明的人物,他马上下令,让刽子手砍断了绞绳,顿时,
犯人中响起一阵欢呼声。但监狱长的心思早已在飞速的运转起来。

  单纯的伊薇继续说着:「快,快让我和他说说,我对于古埃及的曆史研究可
以说是自从童年开始了,罕米纳的发现可以填充埃及曆史的一段空白……」

  监狱长忽然狡猾的一笑,他阴森的对伊薇说道:「我对于埃及的曆史没有研
究,但是,罕米纳的财富却可以让每一个人动心。既然他,我的囚徒知道罕米纳
的位置,我爲什幺要和你分享那笔宝藏,只拿10%呢?你又不能帮我什幺,不
过,这幺美丽的小姐,倒是可以做我的监狱 的调味品……」

  伊薇马上明白了这个卑鄙家伙的龌龊念头,她大喊道:「你……你怎幺可以
这样!」但她马上反应了过来,转身就想逃跑。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