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永久发布:bws9948.com

每天参与投票任务赚35G唷,请点下面投票连结, 请支持我一

请点我   投票给【鬼影】拜託!!




东京风月

大纲


  武林神捕路小西,因追捕淫魔玄天魔,埋伏在雪山之颠,两人在雪山之战,
被突来的陨石击中,产生爆炸引起大雪崩被冰封。

  直到四百年后,来到现今的东京,被神偷鼠小僧三姊妹盗得,才解去冰封。

  个性固执的路小西对现今东京不以为然,到处充斥情色文化,与现代格格不
入,难以忍受。跟三个日本女子住在一起,妙趣横生。

  玄天魔的突然出现,改变这一切,他发出杀人预告信,将在十二个小时内,
姦杀一个已满十八岁的处女,路小西是否可以阻止他?


第一话 雪山之巅

  绵延的大雪山共长数百里。在大雪山之上,终年白雪纷飞,一年四季白雪覆
顶,看起来一片雪皑皑的冰雪世界;在大雪山的最高之处,有一个突出的山崖,
就是人称的——「雪山之颠」。

  在雪山之颠有一个人,一直坐在岩石上沈思。他就是最近武林之中崛起的赫
赫有名人物,也是朝廷为防止武林人士重大犯罪恶行,潜伏在武林之中的密使武
林神捕路小西。路小西坐在岩石之上,好像在等什幺东西,他手中握着一把刀,
只见那把刀不停发出泛紫的光芒;这一把刀非常有名,它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
宝刀,名字叫做「雷刃」。

  路小西拿起了一条白布,不停地擦着雷刃,雷刃在日光之下闪着紫色光芒,
路小西好像在等着某一个人的到来,他知道今天对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在
今天,他要跟他一生之中,有史以来遇过最强的对手交手,今天这一战,是生是
死是活?路小西的心中也不知道,他默默地坐在那里,等待着强敌的到来,任凭
着白雪不停飘落,一颗一颗的白雪覆盖在他的身上……

  雪山山脚,有一个雪山山庄,山庄的主人叫做华裕关,华裕关有一个女儿,
名字叫做华嫔婷,今年今月今日刚满十八岁,今天正是华嫔婷十八岁的生日。

  两个奴婢服侍着华嫔婷沐浴更衣。在大木桶的浴池中,倒入热水,热水上撒
了许多梅花的花瓣,随着水气不停散发着一股梅花花香,香气扑鼻,让人心情怡
悦,华嫔婷素有雪山美人之称,在她的身上一直散发出无比芬芳的体香,原来那
就是梅花的花香,不停的勾人魂魄。

  奴婢阿香与阿花脱起华嫔婷的衣服,露出赤裸裸美丽的背部;华嫔婷长得真
是美丽,典型的中国美女,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小小尖挺的鼻子、樱桃小
口;因为住在雪山关係,很少照射到阳光,肌肤非常白晰,如豆腐一般白白嫩嫩
的,让人想一口咬进嘴里,细细含舔。

  华嫔婷是雪山山庄主人华裕关的掌上明珠,今天满十八岁,虽然上门求婚者
络绎不绝,但华裕关一直捨不得将华嫔婷嫁出去。

  两位奴婢脱下了她的衣服,解开她的肚兜,华嫔婷一转过身来,简直是艳煞
四方,无比美丽;面孔不说,她的身材高挑纤细,无比动人,胸部大小适中,看
起来很白很嫩的感觉,还不停晃动,让人真想把玩一番,大动人了。

  皮肤更加白皙,在白皙之中带一点红嫩,赤裸的身体冒出一颗一颗的汗珠,
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可以勾人魂魄。

  华嫔婷将左腿 起,浸入水中,就像是芙蓉入水,动作如此优美;阿花、阿
香擦拭她动人的身体,抚摸着她,她们两人也被华嫔婷的美丽吸引。

  「阿花、阿香,我长得美不美?」

  「小姐的美无人可比,天下男子只要看到小姐,哪个不动心?」

  「真的吗!我一直在想,我未来夫婿到底是什幺样子?会不会英俊潇洒、风
度翩翩?」

  突然间一声巨响,天花板被冲破了大洞,土石滚滚掉落,从屋顶上跳下一个
人影,站在三人面前;华嫔婷等人吓一跳,竟是一个面目狰狞的男子,他满脸胡
须,年纪看起来很轻,有些俏俊。三人一看到他不停尖叫,尤其是华嫔婷,华嫔
婷全身赤裸,一丝不挂,正用手遮住重要地方。

  「你是谁?竟敢闯进这里!」

  那个人不禁奸笑:「我是玄天魔!」

  「玄天魔……」

  三人听到「玄天魔」,就三魂掉了七魄,全身不停发抖。玄天魔这个人最近
在武林中大为轰动,他武艺高强,有一身奸邪武功;可怕的是,他干下许多坏事,
连续姦杀九十三位女子,而且都是年满十八岁的处女。三人一见到玄天魔,吓坏
了,脸色一片苍白。

  「你……你……想干什幺?」

  「我……我……想干你!」

  玄天魔一跨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三人,左右两掌猛力击出,击在
阿花与阿香的额头上,瞬间头骨被击得粉碎,大量鲜血随着脑浆喷出,死状惨不
忍睹,倒在血泊之中。

  华嫔婷看到这情况,整个人吓傻了,竟一句话都喊不出来。

  玄天魔看见华嫔婷动人的身躯,心痒痒的,不禁伸手抚摸她的胸部。

  「好个柔软的胸部,就像豆腐般白、棉花般柔软。」

  「救命啊!救命啊!」

  吼声一喊出,玄天魔用手点她脖子的穴道,她感觉到身体一麻,竟然连声音
都喊不出,四肢不听使唤无法移动。

  「你这个可人儿,我要找个地方,好好享受你。」

  将华嫔婷驼在肩上,夺门而出,向外冲去,雪山山庄护院、弟子与华裕关一
听到救命声,就出外探个究竟;见到玄天魔挟持华嫔婷,立刻向玄天魔冲杀。

  这些小喽啰岂是玄天魔的对手,玄天魔一掌就击毙一个,只见一个个的弟子
被轰飞,倒在血泊中。

  华裕关是武林名士,他有一套剑法,叫「雪山剑法」;见女儿被挟持,立刻
使出雪山剑法攻向玄天魔!

  「落雪纷飞!」

  纵身一跃起,剑法变换多端,像天空落雪,百百千千剑影杀向玄天魔!

  玄天魔武艺高强,在多端剑招中识出破绽,撚指使出绝招反击!

  「玄天魔指弹!」

  手就像千手观音,身影变化多端,手指撚指一弹,剑影纷纷被击破;瞬间飞
到华裕关面前,一掌猛击,击在华裕关额头上,额头当场击碎,眼珠洴出,头颅
旋转一百八十度,鲜血大量喷出,死在血泊中。

  华裕关也是武林名士,没想到竟一招死在玄天魔掌中。华嫔婷见父亲救不了
自己,反而被玄天魔一掌打死,自己又会变得如何?真不敢想像,不禁落泪,声
音哽咽。

  玄天魔驼着华嫔婷往山上跑,速度很快,一柱香时间就到达雪山之颠。

  月儿高挂,明亮月光照着白雪,渗出一片泛蓝;玄天魔将华嫔婷身体放在雪
地上,月光反射,使赤裸身体透出一片湛蓝,美丽动人。

  玄天魔抚摸着她的身体,从腿慢慢抚摸上来,滑过平坦光滑的肚皮,搓着柔
软的胸部,用手指触摸光滑的脸,情慾被挑逗起。用嘴与舌头舔着胸部,舔她的
身体,唾液涂满她全身;就像野狗瞪着猎物。华嫔婷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
灵,只任由玄天魔摆布,在这荒郊野外,泪流满面。

  「瞧你,就像是一只死猪,让你发出些许声音,增加性慾。」

  他解开她的哑穴,华嫔婷将口水吐在玄天魔脸上。

  「淫魔!快放开我,否则你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哈哈哈!有趣有趣,你叫得越大声,我的慾望就越强烈,就越喜欢搞你!」

  拉住她的右手,使劲一拉,手臂间上下手骨错骨分离,筋都被拉断,剧烈疼
痛,立即涌上心中,就像杀猪一般惨叫,哀嚎声音传遍山谷!

  「啊!痛死了!玄天魔,你这个狗娘养的,不得好死!」

  「哈哈哈!过瘾过瘾,你叫得那幺凄惨,我开始有反应,开始硬起来,越来
越想搞你!」

  玄天魔脸都变形,不停狂笑,口水滴满华嫔婷的身体,睁大双眼,面目可增
;他欣赏着华嫔婷的痛苦表情,越是痛苦,越是兴奋。拉起左手,再使劲一扯,
华嫔婷左手骨与筋竟被拉断,不禁再度狂叫,身体一直发抖,泪流满面,玄天魔
就像是狂人,不停狂笑。

  他不停折磨华嫔婷,接着再拉断右脚、左脚,华嫔婷痛得苦不堪言,疯狂大
叫;他的手段实在是太残忍,简直就不是人,他慢慢折磨华嫔婷,越折磨她心中
越痛快,就越兴奋!

  「太刺激了,太过瘾了,你叫得越大声,我越兴奋;我已经完全兴奋,我要
搞死你,搞死你!」

  「你变态啊……」

  玄天魔脱掉裤子提起枪,插进华嫔婷的体内,她是一个处女之身,未经过人
事,经这样一插,简直是要她的人命,不停疯狂大叫。

  那根东西就好像要将她撕裂一般,苦不堪言;玄天魔用手掐住她的脖子,不
停疯狂地搞她,用力搞,用力抽,越抽越用力,越掐越紧,紧紧掐住她的脖子。

  华嫔婷无法呼吸,脑部缺氧,脸色变青,张开大嘴,无法嘶吼,就快要被玄
天魔掐死,快要断气。

  玄天魔沈醉在杀人的乐趣中,疯狂强姦无辜少女;越是违背经伦之事,就感
到越兴奋,不知道狂抽多久,达到高潮,浓浓一片白色液体狂射出来,猛射在华
嫔婷肚子上;她也因为玄天魔的猛掐,断气身亡,变成冷冰冰的尸体。

  玄天魔不禁狂笑,好像得到空前的胜利。

  突然间从白雪中冲出人影,那个人就是埋伏已久的路小西,身体飞向半空中,
挥着雷刃往玄天魔背后突击,一刀砍向玄天魔;玄天魔发现已晚,将身体往前一
扑,仍被雷刀劈中背部,一条血痕鲜血不停喷出。

  「你是谁?竟敢偷袭我?」

  「我就是武林神捕——路小西,玄天魔,我已经跟蹤你很久,终于让我等到
你了。」

  玄天魔睁大双眼一看,原来就是一直跟着他死缠烂打的路小西:「原来是你,
路小西,你竟敢偷袭我,你好大胆!」

  「玄天魔,你作恶多端,残杀无辜,连续姦杀处女九十四人,你实在是太可
恶,罪不可赦!」

  「我武艺高强,我高兴怎幺做就怎幺做!」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所练的是玄天冰火掌,每姦杀一个年满十八岁的
处女,吸取处女阴气,你的功力就增加一分;超过十人,就增加一层,玄天冰火
掌总共有十层,一层功力比一层高出十倍,以等比基数增加。

  「当你强姦满一百人,功力就会冲破第十层,到那时你就是天下无敌,武林
中没有人是你的对手。现在的你就只差六个年满十八岁的处女,就可以达到天下
无敌之境界。」

  「你对我的事倒是一清二楚,你既然明白,还来行刺我,你认为你能打赢我
吗?」

  「我对你的事查得很清楚,你与女子交合,喜欢在靠近月亮的地方,阴气最
盛,所吸取的处女阴气才会最满。我查过了,雪山附近,雪山之颠就是最靠近月
亮的地方,我早就料到你会在这里行交合之事,所以在这里埋伏;当你射精之时,
阳气一出,也就是身体最虚的时候。」

  「于是在我背后砍一刀……,虽然你伤了我,你以为你会是我的对手吗?」

  「或许我的功力没有你高,但是你看我手中这把刀。」

  玄天魔看着那把刀,刀身泛出紫色光芒,无比耀眼:「是雷刃……,你居然
连天下第一刀雷刃都到手……」

  「没错,为了今天一战,我早就有準备,就是有这把雷刃,才敢跟你一战!」

  「哈哈哈!你以为你有雷刃就可以当我的对手吗?你的功力远不及我,想打
败我还早的很。」

  路小西从衣襟中拿出一本书:「如果再加上这本书?够不够跟你一拼?」

  「《求败诀》……?你居然连《求败诀》都到手,你这个人不简单……」玄
天魔看见《求败诀》不禁冒出冷汗。

  「《求败诀》乃天下第一刀谱,因刀法无敌所以叫做求败;如今我有天下第
一刀。雷刃。与天下第一刀谱《求败诀》,今日应该可以光明正大与你一战!」

  「你既然得到《求败诀》,如果已经练成《求败诀》的武功,就有资格与我
一战。」

  玄天魔站起,虽然背上有伤,但他一点都不在意;从身上散出一股强大的气,
气势磅礡,身边雪气不停向四周发散,气势浩大,形成惊天骇浪之势,快速冲向
路小西!

  「玄天冰掌!」

  站稳双脚,一股至冰至寒之气从掌中击出,空气被寒气冻结,气流凝聚停滞
不流,路小西就好像被蛇盯上,竟一时无法移动,玄天魔的寒气冰掌往路小西胸
口猛力击去!


第二话 雪封冰人

  「玄天冰掌!」一股至冰至寒之气往路小西胸口击去!

  紧要关头,路小西举起雷刃挡在胸前,抵挡这一击;玄天冰掌击中雷刃,路
小西的身体飞起,双脚在雪地中快速向后滑动,雪势被掀起,就像波浪般。

  路小西心中感到害怕,他没有想到玄天魔受了伤,还是那幺厉害,能不能打
败他,还是个未知数?

  「雪中求败,刀霹雳!」

  将雷刃往雪中一刺,紫色刀光反射,一道霹雳从雪中洴出,强烈刀劲冲向玄
天魔,引起雪势往上冲,好像一道兇猛雪劲冲向玄天魔,霹雳爆炸之声响起,四
周产生爆炸,一阵一阵雪向上冲,包围着玄天魔,玄天魔情势危急!

  「玄天风转!」

  玄天魔将双脚在雪中打滑,画出一圆,所划过的地方雪气像旋风一般捲起,。
身体冉冉而升,往空中冲去,像是一道强劲的龙捲风。

  路小西所击的雪霹雳也跟着向上冲,与雪气不停相撞,引起强烈爆炸,阵阵
暴风转出;从暴风中杀出一道黑影,快速冲向路小西,那是玄天魔,使出快掌打
向路小西。快掌极快,要取路小西的生命,掌风随着风而转动,路小西以雷刃抵
挡;只见两人在雪地中快速移动,身影变换甚快,在雪山之颠上扑朔迷离,黑夜
中闪动。

  「劲刀花落!」

  路小西以雷刃做护身,快速冲向玄天魔,每个刀劲充满劲力,钢刀在风中快
速震动;跃至玄天魔的头上,刀影成双前后夹攻玄天魔,充满劲力往下砍!

  玄天魔一转身,两手左右相弹,将路小西兇猛刀势反弹,卸去他的刀劲;接
着身体跟着往上冲,顶住路小西的身体,将他的身体一推,向后弹飞数十尺。

  「玄天火掌!」

  玄天魔反客为主,跳到路小西的头顶,双掌往头顶猛力击出,一股至热至炎
的炎气被击出,喷出熊熊火焰,将路小西团团围住,强劲的火焰似将他吞噬。

  「赤气回斩!」

  路小西力使刀气,在地上划个大圆,雪气向上冲,像一柱洪水雪劲,作为防
御网,挡住玄天魔猛力攻击。

  玄天魔再猛力一击,强劲的炎气冲破雪柱,快速冲向路小西近身,一掌猛力
打向他的右肩;路小西机警,以雷刃挡住这猛力一击,身体被打得向后冲,在雪
地中滑行数十尺,阵阵白雪激起,形成波浪之势。

  玄天魔心里明白,路小西有雷刃护身,雷刃如金刚一般坚硬,凭他强大掌力
根本无法击破,一时无法攻下路小西。两人在黑夜中快速战斗,整整战斗一整夜,
身影就如虎鹰快速走动,在雪中快速乱窜。

  路小西虽然功力不及玄天魔,但是他知道玄天魔背上的伤就是他的致命伤,
时间一拉长,失血过多,玄天魔会失去体力,败在他的手中。玄天魔也明白这个
道理,对路小西要速战速决,但是路小西有雷刃护身,并不是一时可以攻下,时
间拖的越久,就越对玄天魔不利。

  脑筋一转,他想到了方法化解危机,就是以强大内力逼死路小西,路小西的
内力不及玄天魔,比内力他是稳输的,可在最短时间之内解决路小西!

  「玄天冰火九重天!」

  聚集所有内力,一掌至冰至寒的寒气,另一掌至热至阳的炎气,两掌喷出强
劲冰气与火气,空前无比的气势从他身上冒出,往天上冲,背后雪气如大海啸一
般不停往上冲,路小西见气势如此之强,立刻举刀冲向玄天魔!

  「雷霆一劈!」

  天地风云变色,鸟云密布,电雷霹雳猛劈下来,雷刃刀发出雷霆霹雳,快速
劈向玄天魔!

  在玄天魔冰火双掌中充满着无比的功力,使路小西那一劈,受内力所致停滞
不动在两掌之间,竟劈不下去,玄天魔将双掌一合就夹住路小西的刀,源源不绝
的内力往路小西的体内输送,路小西感受到两股无比强大的内力在他体内乱窜;
一股是至阴至寒,另一股是至阳至热,路小西感觉到万分难受,两股内力互不相
溶,身体就快要爆炸,完全承受不住,立刻运起体内内力抵御,抵挡这两道强大
内力!

  路小西的功力远不及玄天魔,要与玄天魔比内力,简直是苦不堪言,两股冷
热内力快使路小西的身体崩溃,路小西拚命抵挡,不到一刻钟,全身汗流浃背,
衣服尽湿,渗出一片血水。

  就快承受不住之时,天际之间划出一线红光,竟有一颗火焰陨石划过天际,
往两人所在位署急速掉落,两人虽看到火焰陨石,因在比试内力,不敢脱离;若
脱离内力分岔错乱,轻则走火入魔失去理智,重则终生瘫痪或是惨死,两人根本
就不敢轻易分开。

  巨大陨石撞在雪山之顶,引起强烈爆炸,声音轰隆巨大,引起大雪风暴,风
暴激起白雪往上冲,比海啸沖得还高,将近有数百公尺,快速冲向路小西与玄天
魔,磅礡汹涌,气势如虹,两人想逃也逃不了,一瞬间被冰雪吞没,埋没在皑皑
的冰雪之中……

  西元二零零一年的东京,在这个世界消费第一一局的城市,人口总共有一千
两百万人,是属于人口爆炸的都会区。其中有许多地区,像银座、原宿、新宿、
池袋、涉谷、横滨……等人口密集的地方。

  在东京,每个人生活都相当忙碌,上班族穿着西装,走路像飞一般,快得不
得了;最普遍的交通工具就是捷运,有营团线、都营线、JR线……等。年轻人经
常聚集的地方大多是在新宿、原宿、六本木、涉谷等地。年轻一代的日本人与老
一辈的日本人想法有一段差距,老一辈的人比较注重传统与武士道精神,年轻一
辈则放纵自己汪重享乐,不喜欢政治,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希望能摆脱传统。

  前阵子畅销的一本书,A 片演员饭岛爱的自传,疯狂销售将近一百多万本,
这代表现今新一代日本人的想法,摆脱传统,过着自我放纵的生活,一种新的文
化充斥在这一辈新新人类中,这种文化叫做「全岛饭岛爱化」。在原宿、新宿、
六本木、涉谷等,这些情色都市的年轻人,将近百分之五十都是中辍生。

  原宿广场上,一眼望去有好几万人集中在广场之中,人潮不停涌进,在这里
聚集的大多是年轻人;年轻人的打扮都是光怪陆离,头髮染得各种各式的颜色,
穿着都非常奇怪,原宿系的穿着最大的特色就是没有特色,几乎找不到两个穿着
一模一样的人,每个人的穿着都是随心所欲。

  在露天咖啡厅里坐着三位高中女生,她们打扮得非常新潮,手指涂了各种颜
色的指甲油,化上很奇怪的妆,撒了许多亮片;三个女人坐在那里叽叽喳喳,女
人在一起,话就是特别多。

  这三位女高中生,一个是留美子,一个是麻美,另一个是绫花。

  「你们看这个,我有个礼物送给你们。」麻美拿出一卷录影带。

  「A 片录影带?麻美,你好了没?我们没有这种兴趣。」

  「你们不要误会,看看女主角是谁?」

  「是你啊!麻美,你竟然拍了A 片!」

  「恭喜你了,你美梦成真,是不是很过瘾?」

  「我们女人的青舂只有一次,如果不留下青舂纪录,怎幺对得起青春,就是
要在最美的时候,留下最美的纪录。」

  「我好羡慕你,没想到这个愿望竟然被你达成。那种感觉是如何?跟A 片男
优在一起的感觉是怎幺样?他们强不强啊?过不过瘾?」

  「真的很过瘾,简直欲仙欲死,他们的身材又好,那话儿又强壮,口技又很
好,无法形容那种感觉,舒服到了顶点,脑中一片空白,只听到心脏不停噗通噗
通的跳,呼吸急促,简直到爽死之境界。」

  「天啊,好羡慕你!」

  「麻美、绫花,你们两人有没有搞错?现在说的是拍A 片耶,这幺邪恶的事
情,还说得那幺津津有味,有没有搞错?」

  「留美子,你又来了,你这个人实在是太古板,我们三个人是死党,是最好
的朋友,不知道为什幺你的思想就好像跟我们隔了一代,好像我们妈妈那一代。」

  「不是……,我没有那样想,只不过……」

  「留美子,不是我们说你,你的长相是我们三人之中最美的,还是班上的班
花,可是你的思想最古板。今年底你就要满十八岁,到现在你还是一个处女,像
隔壁班的那一个很丑的岛津春菜,在年初就抛弃她的处女,你知道不知道,学校
的同学怎幺笑你?笑你是御茶女中的最后的处女。」

  在日本,有一种观念,女人在变成成人时,还是一个处女的话,那是一件很
可耻的事情。

  「我……,我不喜欢那种事……」

  「唉呦,我们真的受不了你,又固执又古板,这张名片给你。」绫花拿一张
名片给留美子。」这是什幺?」

  「这是援助交际所得来的名片,这个人不错,长得英俊技术又高超,你打电
话给他,一定有个美妙的初夜。」

  「什幺?你们还玩援助交际?有没有搞错?你们两个人怎幺这幺疯?」

  「别这幺认真,现在女高中生不援助交际,怎幺够钱吃喝玩乐?东京物价那
幺高,根本不够花。」

  「我真的服了你们,你们两人这幺夸张。」

  「你这幺古板,我看你适合去看这一个。」绫花拿出一张广告给留美子。

  「这是什幺东西?」

  「最近江户时代文物博物馆举办雪山冰人展览;你这个人这幺古板,适合看
这种东西。」

  「什幺雪山冰人?」

  「雪山冰人是中国借给日本展览的,从雪山挖出来的冰人,人体完全埋在冰
中,皮肤外观等完全没有破坏,具有历史价值。」

  「好像蛮有意思……」

  往这三人走来两个年轻男人,两个男人见到三人就热情招呼。

  「麻美!绫花!」

  「健二!明志!」

  两人走到麻美、绫花面前,与两人热情拥抱亲吻,抚摸着对方的身体,手伸
进衣内,抚摸xxxx,完全无视其他人存在,为所欲为。

  留美子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他们竟那幺大胆:「喂!喂!我还在这边,你
们当作我是死人吗?」

  「麻美、绫花,她是谁?长得很漂亮。」」这位是我们的好友兼死党,留美
子。」

  「留美子,我们要走了,你自己先回去。」

  「你们要去哪?」

  健二抢着回答:「我们要去公园嘿咻嘿咻!」

  「什幺是嘿咻嘿咻?」

  「就是在公园内,裤子脱下来,屁股一摇一摆,做爱做的事」

  〔○※#&◎……」

  健二又说:「不如带你们的朋友留美子,一起到公园嘿咻嘿咻!」

  「你敢!」麻美掐着健二的耳朵离开,四人身影消失在广场,只留下留美子
孤独的身影。

  留美子独自一人坐电车回家,她家住在东京郊区北绫濑附近,上下学坐电车
大约要一个小时,那是因为郊区房价比较便宜。留美子心里想:她跟这个社会越
来越格格不入,与其他人的想法差距越来越大,不知道是别人错了?还是她错了?

  其实她并不是那幺保守,只是不喜欢有关情色的事,一接触到这类的东西就

  十分厌恶。

  电车里特别多人,人群拥挤;越是漂亮的美女,身边越多欧吉桑,这些欧吉
桑不知道是在搭电车?还是吃豆腐?一有机会就在美女身上磨,真是一些老色狼。

  家住在轨道旁边,大厅落地窗仅离轨道三十公分,电车一经过就有轰隆轰隆
的响声;在留美子家中,墙壁般大的落地窗望进,窗帘未拉露出透明玻璃,客厅
中有两位女子,她们长得异常漂亮。一个长得像松岛菜菜子,大大的眼睛,粉白
光滑的肌肤;另一个长得像籐原纪香,美丽的面孔,火辣的身材,E 罩杯大的胸
部,又大又柔软。

  两个女子脱光衣服,露出赤